中国军情 台湾聚焦 国际军情

追逐强军梦的“坦克兵王”(图)

中国军情 时间:2015-11-06 06:37 点击: 作者:山西法制报
[导读]2 郭峰左二与战友们在训练场破解训练难题。张坤平摄 上车能操作、下车能维修、理论能讲授、实车能组训、技术能革新,14年间,先后为部队培养了2000多名战斗骨干,为大队教出158名特级、一级坦克驾驶员他是基地绝无仅有的全能教头。 凭记忆,他能画出2000多条电路图;凭
郭峰左二与战友们在训练场破解训练难题。张坤平摄
郭峰左二与战友们在训练场破解训练难题。张坤平摄


  上车能操作、下车能维修、理论能讲授、实车能组训、技术能革新,14年间,先后为部队培养了2000多名战斗骨干,为大队教出158名特级、一级坦克驾驶员……他是基地绝无仅有的“全能教头”。

  凭记忆,他能画出2000多条电路图;凭直感,他能判断出坦克的故障点……他是北京军区出名的“铁甲神医”。

  三代装备、4种型号、百余台坦克的构造和参数烂熟于心,8种维修保障技术精湛至极,13次在上级比武中夺冠……他是全军少有的“坦克兵王”。

  他,就是解放军“四有”好战士、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三级军士长、山西籍战士郭峰。

  日前,中宣部授予郭峰“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部队需要我流汗时,绝不惜力;祖国需要我流血时,绝不惜命”

  ——郭峰如是说

  在郭峰的印象中,军营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当他接到入伍通知书时,看到北京和坦克的字眼,曾有过许多美好的遐想。然而,令他沮丧的是,自己的第一站竟然是与坦克毫不沾边的炊事班。

  那时,他只有将激情与好奇投入兵营生活,磨炼自己的耐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看到自己所在的部队竟是那样的神勇,一种冲动时时在心中激荡。4年后,因社会化保障,他从炊事班班长转入坦克教练连队,面对他的却是一个个的窘境。

  第一次走进大队的训练场,看到的是一座座土山。第一次出车,就因坦克突然转向失灵遭到了战友的讥笑:“要不就回炊事班。”要知道,开坦克是他一直的梦想。尽管是一句玩笑话,但他知道,自己的一次失误,可能使战友们葬身疆场,甚至带来整个战局形势的转变。他暗暗下决心,非要混出个名堂来。

  人生的路是漫长的,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时至今日,郭峰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走进连队荣誉室里目睹的荣誉,记得连队干部给他讲基地不怕吃苦、不怕吃土、不怕吃亏的“三不怕”精神。那些荣誉一次次地激发了他的热情,那种精神时时磨砺着他的意志。转到训练连后,领导特意将他安排到同乡时小万带的班。时任班长的时小万,既是全班的业务骨干,更是郭峰生活中的良友。也正是这个荣立过二等功的老班长,鼓舞了他,鞭策了他,还将自己琢磨的一套快速更换离合器的“绝活”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他。

  他永远忘不了时小万离队时的叮咛:“当兵就要当出个样子来,绝不能给咱军人丢脸。”他暗暗立下誓言:“部队需要我流汗时,绝不惜力;祖国需要我流血时,绝不惜命。”

  在以后的日子里,郭峰时时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强化自己的理想信念和人生追求。30多本理论书籍,2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和心得体会,成为他人生的丰富滋养。他在笔记中写道:“一个军人要始终听党话,精神上的东西不能丢,丢掉了,就会变质变色;灵魂上的坚持要守住,守不住,就会失魂落魄。”

  正是这种精神支柱和内在动力,使郭峰在艰苦环境中始终保持了一个军人对信念的坚守和对党的忠诚。训练场上铁甲轰鸣、尘土飞扬,夏天像烤箱,冬天像冰箱,再加上长期在坦克上颠簸,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10多年来,郭峰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长期的训练,尽管使他患上了胃病、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但他从不言弃。

  2006年,学兵驾驶训练前夕,连队共12台某新型坦克,上级要求他们出8台进行保障,挑来拣去只能出7台。那段时间,看着连队的坦克时常坏在训练场,郭峰心急如焚,恨自己技术不精。此后,他一边保障学兵正常训练,一边对全连有故障的车辆进行检修。半年多,他每天4点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山。

  查阅大量书籍、向院校专家请教,把液压装置、操纵杆总行程、制动带间隙、联动机构等方面的数据放在一起比对琢磨,一次次进行综合检修……故障,终于在他的执着中被排除。第二年全连出车率由原来的不足60%,提升到90%以上。他的成绩得到了连队的充分肯定,并在当年提拔为班长。

  从助教、班长、代理排长、连技术员到营技术员,郭峰忠实地践行了一个当代军人的历史责任和崇高使命,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理想追求。10多年来,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官”“优秀共产党员”,相继荣立个人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成为全军和武警部队“百名好班长”新闻人物、北京军区的“士官标兵”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争做新一代革命军人”新闻人物。

  “坦克是陆战之王,我要成为坦克之王”

  

  天上战机轰鸣,地上铁流滚滚。这是今年8月全军“跨越—2015;朱日和”演习现场。郭峰随教学观摩团一来到这里,便成为战士们关注的焦点。

  战斗间隙,对抗的红蓝双方士兵争相邀请他为新型装备“把脉问诊”,他带出来的“徒弟”更是拥上前去请教驾驭新装备的招数。在他们的心目中,郭峰就是“坦克之王”。

  从“半路出家”到“坦克之王”,郭峰经历了艰难的磨砺。

  他的“坦克之王”道路是从助教开始的。

  在基地训练中,助教是最苦最累的职业,也是从事维修技术必须跨越的门槛。在他们训练的“坦克山”上,一圈有3750米,郭峰每天跑下来都在20公里左右,加上拆装、搬运等等,仅体能就是一个大考验。紧盯自己与战友们的差距,面对实战化训练要求,在班务会上,郭峰向战友发出挑战:“坦克是陆战之王,我要成为坦克兵王!”

  这是一个军人的气魄,这是一个向巅峰发起的冲刺。

  从这天起,人们看到了另一个郭峰。不论严寒酷暑,他坚持每晚至少用3个小时研读坦克理论,每册教材至少精读3遍,有关零部件至少分解组装3次。从坦克的构造学起,从基本的原理学起,从简单的故障排除学起,他全身心地投入了攻克坦克难题的世界。那时,训练间隙别人休息,他却练坦克驾驶技术或向他人请教;坦克回场,他一头钻进驾驶舱熟悉装备性能,把技术参数、装备原理、故障现象一一记在本子上。

  为了攻克难题,他每天或坐在教室计算机旁,或钻进坦克,就像着了魔,常常熬到深夜12点。寒冬时节,北风呼啸,郭峰整天研究思考,进坦克战斗室时,手竟被钢铁把手紧紧地粘住,一抬手便撕下一块皮。他全然不知,直到鲜血渗透了稿纸,才发觉。

  经过几年的努力,他记下所有坦克的“脾气秉性”,整理出20多万字“技术档案”。熟练掌握了3代坦克4种车型8个专业的使用与维修技能,对坦克底盘、仪表等百余项技术参数烂熟于心,在基地官兵中首批取得了某新型坦克驾驶特级、修理高级证书,唯一获得国家和军队联合颁发的装甲车辆驾驶员最高级职业资格证书等5个国家级证书,13次在上级比武中夺冠,成为名副其实的“坦克兵王”。

  在实践中,他还潜心研究坦克的故障难题,先后攻克了变速箱不转向、抽尘泵易失灵等12个训练保障难题,摸索出32种应急修理办法,还创造了一个月默画出我军最新型坦克全车2000多条电路图的奇迹,成为远近闻名的“金牌教头”。车野外吊装动力舱在吊装前需要拆卸数十条管路、10多条连接线,吊装过程需要10多个具体步骤。由于车体周围间隙最小处不足1厘米,要求操作者必须做到分毫不差。这一直是装甲部队训练中的一道难题。为攻克难题,郭峰带领6名技术骨干成立研究小组。半个月时间,他每天只睡3个小时,经过反复试验,首次实现了我军最新型坦克动力舱野外吊装,并将教材规定的4小时操作缩减到1小时。

  在郭峰眼里,坦克是有灵性的。只要他侧耳一听、伸手一摸、鼻子一闻,就能知晓坦克的故障点。

  一次,某大队一辆坦克“趴窝”两年多,想了很多办法就是修不好,随基地巡修装备的郭峰听到驾驶员提到“排黑烟、带火星,轻微顶缸”时,他脱口而出:“气门有堵塞物。”在场的驾驶员说道:“我们保养车都会把坦克"大卸八块",绝对不可能!”郭峰没有争辩,打开气缸,用手电筒往里一照,12个气缸中有4个不同程度堵塞了碎布条,掏出异物,发动机立即恢复正常。在场官兵无不赞叹。一次训练中,一名学兵驾驶着坦克从郭峰身边驶过。郭峰感觉不妙,马上用电台命令:“127号坦克,立即停车熄火!”赶来的基地装备助理上前一看,坦克的机油已快漏光了。他庆幸,如果不是郭峰叫停及时,再晚半分钟坦克发动机就可能报废了。正是凭着这一个个“绝活”,郭峰成为基地响当当的“铁甲神医”。

  境界决定高度,追求永无止境。

  面对信息化战争的挑战,郭峰始终以信息化的思维方式谋创新。在对世界主战坦克的性能指标“脾气秉性”、国产发动机的技术参数进行采集分析后,结合他成百上千次试驾经验,得出新型坦克在各种路况行驶的数据,并按照实战化装备保障的要求,编写了两种车型10万多字的《技能实习手册》《常见故障排除手册》,打通了与教学训练互联互通、实时共享的“信息链路”。在教学中,他提出了具象化的教学需求,把坦克的内部结构、工作原理通过3D技术呈现出来,并参与研发了包括荣获军队科技进步奖在内的某新型坦克驾驶模拟训练仿真系统等7项教学训练革新成果,通过实践应用,使学兵未上训练场就可实际操作、一出训练场就可投入实战。

  今年3月,已考取某新型坦克驾驶特级和修理高级的郭峰,又主动申请学习信息化程度较高的坦克射击专业。他和小自己10多岁的学兵同堂听课、同车操练,缠着射击专家请教问题。为练好手眼配合,他盯着手表秒针练眼力,180秒不眨眼、不流泪。从自动装弹机构造到火控计算机原理,从搜索目标、判定距离等基本操作到武器校正、射击修正等重难点课目,从单个按钮功能到整套系统运用,他一次次向信息化高地发起求知的冲锋。

  射击训练场上,郭峰迅速搜寻、精确瞄准、快速击发,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穿透靶心。他向着“一人一车能战斗”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成为基地唯一、全军少有的集驾驶、射击、通信、修理专业于一身的“全能教头”。

  “刀在石上磨,兵在险中练;当兵就要当精兵,打仗就要打硬仗”

  

  2挡、3挡、4挡丝丝紧扣,急速加油步步逼近,郭峰镇静自若,一气呵成。坦克在20度的斜坡上疾驶,1.5米高的山丘成为它跨越的巅峰。刹那间,坦克在山顶划出了一个飞跃的“弧线”。伴随着这精彩的一跃,郭峰的人生又定格在一个崭新的高度。

  作为学兵教学课目,坦克翻越土岭通常都是一挡慢速通过。但郭峰常想,如果实战中这样慢速通过,无疑成为活靶子。作为教官,就要把靶场当成战场,攻下这关。他认真分析地形,仔细琢磨车速控制,不断尝试。开始,由于自己没有控制好时机,坦克从土岭一跃而起后重重摔在地面,几十吨重的铁家伙把他颠懵了,大脑十几秒暂时性失忆,幸好开窗驾驶,要不人也“报废”了。

  “刀在石上磨,兵在险中练;当兵就要当精兵,打仗就要打硬仗”。这是郭峰的信条,也是一个当代军人意志的体现。无数次的从头再来,他的额头碰破了、膝盖磕肿了、脚踝扭伤了、腰痛加重了,战友们劝他别练了。郭峰撸起袖子说:“能为实战化训练蹚出路子,什么样的后果都能承担。”接下来,他自绝后路,直接按实战要求关窗驾驶。在他的专注下,坦克怒吼着向土岭冲去,在一跃后稳稳落地。“成功了!”在场的战友们一片欢呼。

  这一跃,人们不但看到郭峰险中求胜的高超技艺,更看到一名当代军人不畏艰险、敢于超越的意志品质。

  在战友王红强眼里,郭峰身上体现着韧劲、钻劲、拼劲、倔劲,正是这四股劲,凝聚了郭峰的精彩人生。

  王红强记得,有一年,基地组织新装备训练,在训练最要紧时,大队仅有的3辆某新型坦克相继“趴窝”,返厂维修时间太长。大家一筹莫展,郭峰立下军令状:我们边拆边学边修,一定能完成任务!有人劝他:肩上没扛星,说话没人听。如果拆坏了又装不回去,可就成了等级事故,领导是要受处分的。可郭峰立了军令状,大家也拗不过他。那段日子,郭峰一次次打电话向厂家请教,吃住在修理间,困了就靠着坦克打个盹。拆第一辆坦克用了一天一夜,一个一个标注记号,拍摄资料图片,上千个零件将11个8平方米的工作台放得满满当当。经过10多天奋战,不仅排除了故障,还掌握了许多关键技术,为教学和保障提供了详实的资料。

  一辆新型坦克发动机因分油盖进油管螺栓松动而漏油,排除故障的唯一办法是将发动机从车内吊出,但吊装发动机需6人同时作业3小时才能完成。郭峰说,如果在战场上这种修法,一场战斗都打完了。他对照坦克技术参数,反复试验,终于自制了这件分油盖螺栓专用工具,只需3分钟就能解决问题。在训练中,他瞄准实战设计革新了23件工具器材,不仅为基地节约了大笔费用,而且大大提高了装备的使用寿命和实战应变保障能力。

  新型坦克的维修保障是实战面临的新课题。由于其构造精密,如果在实车上进行故障排除训练,极易造成部件磨损。这项内容一般只作了解,或者只允许技术骨干操作,学兵大多不会操作,这很难适应实战化要求。对此,郭峰与基础教研室副主任朱晓东对这一课题展开持续攻关。2012年,他们研制成功“最新型坦克机械操纵装置综合演示台”,通过对模拟操纵装置的科学切割和合理布局设计,各种机械操纵装置的调整原理、结构直观立体地重现,实现了离合器联动装置在发动机启动前的检查与调整、变速联动装置的检查与调整、转向操纵装置的检查与调整、停车制动联动装置的检查与调整4项内容的全部实际操作,减少了实车消耗,所有学兵都能熟练掌握这一现代化装备的技能。

  郭峰常讲:“今天的训练场就是明天的战场,坦克兵吃得了训练场上的风沙,才能经受住战场上的硝烟,只有在训练场多流汗,才能在战场上少流血。”他敢于破除影响和制约实战化训练积弊,大胆向实战叫板,提出了“我们基地培训的学兵一毕业就能上战场、打胜仗”实战化训练目标。带着这些课题,郭峰走进朱日和演兵场,深入“中国第一蓝军旅”学习,全面掌握了“高强度连贯演练对坦克乘员体能、智能和技能的影响”“野战条件下装备维护保养的难点”等课题的详实数据,还摸断崖、走壕沟、测弹坑,仔细观察记录了真实的战场地貌,丰富了实战教学内容,让训练步入了实战化轨道。

  夜间驾驶容易视觉疲劳,作大角度转向时易迷失方向,危险系数大。由于是体验课目,很多官兵认为学好学坏无关紧要。郭峰主动向大队提出将夜间驾驶训练由体验课目改成重点课目的建议。大队研究后采纳了他的建议。经过近似实战的磨练,学兵毕业优秀率和等级率明显提高。着眼于实战,郭峰还提出了增加训练强度、难度和真度的许多建议,其中30多条建议被基地和大队采纳。包括夜间驾驶、涉水驾驶、快速穿越烟火封锁区等高难度项目和增加摩托时间等高强度训练内容都被列入考核内容,全大队官兵真正统一到了由单一技术操作型向能指挥、会组训、精专业、善带兵、通维修的复合型“用修双能”人才转变要求,实现了人机融合和技术与战场的无缝对接。

  郭峰带出的学兵毕业考核年年被评为优秀,不用适应性训练,就可直接执行作战任务。人们不仅看到了郭峰敢于挑战的勇气和魄力,还看到了一个当代军人的责任担当。

  “如果部队需要,我愿留在部队当一辈子这样的"大头兵"

  

  又是一年秋草黄。今年10月,郭峰和姐姐再一次来到了母亲的坟前。

  郭峰不会忘记。17年前,自己背着父母偷偷报名参军。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父母没有一丝埋怨。离家时,母亲只是叮咛:“孩子,好好做你事,不要牵挂家。”当兵第二年,母亲便离开人世,这成为他与母亲最后的诀别。

  站在坟前,郭峰手捧着胸前的军功章,满含泪水地说:“母亲,儿子回来了。儿子没有忘记您老人家的嘱托。”

  这是一个当代军人的倾诉,这是一个当代军人的情怀。从军报国,当郭峰选择了军营时,就义无反顾地走了下去。

  在郭峰的人生中,有着许多的无奈。父亲是姐姐在照料,年近古稀的老人身患脑梗,是最需要孩子的时候;9岁的孩子是爱人在照料,幸福的童年,最需要父亲坚强的臂膀;他和妻子是在商场认识的,可结婚之后再没有陪她逛过一次商场。

  2007年10月,孩子做疝气手术,他答应得好好的,结果部队有紧急任务便开拔了。那天,孩子打上麻药喘不上来气,抢救3个多小时才脱离生命危险,把妻子吓个半死。现在孩子上下学,都是妻子在接送,十站地的车程风雨无阻,艰辛可想而知。许多的不解成了郭峰心中难以抹去的痛,但他不能没有坦克,坦克就是他的生命。他常宽慰妻子,军人的肩膀犹如天平的支点,一头架着和平与幸福,另一头架着牺牲与奉献,军功章上也有你的一半。

  在一次事迹报告会上,郭峰道出了心声:“对亲人,我真的算不上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如果牺牲个人的小幸福能换来教学训练的高质量,我无怨无悔!”

  舍小家,为大家,只因心中的那份责任和使命;扎根军营、建功报国才是他不懈的追求。因为责任、使命和追求,郭峰放弃了一次又一次机会,毅然地坚守在军营第一线。

  在部队,两年、五年、八年、十二年、十六年,每当这个时候,大家都面临着去留选择。每次都是一个坎,也是一道关。母亲去世后,郭峰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为给父亲治病,家里欠下好几万元债。他也曾想过,是不是该多为家里分担一些。凭他的技术,找一个收入不菲的工作是不成问题的,好心的战友也以10多万元的年薪邀请他开个汽车4S店,但他总是割舍不下那份牵挂。他主动向组织递交了保证书:如果部队需要,我愿留在部队当一辈子这样的“大头兵”。

  黝黑的脸庞,半白的头发,似乎与魁伟的身材、炯炯有神的目光、36岁的年龄很难匹配。这就是一个历经风霜磨难而永不言弃的郭峰。

  在战友的眼里,郭峰更是一个大气的兄长。那年,上级组织专业比武,曾获得“三连冠”的他,却在套改四级军士长的“关键时刻”,主动让贤给新助教。连长很担心,既怕连队综合成绩受影响,又怕耽误他的前途。可郭峰看重的是战友的进步,他抓紧一切时间给选手当陪练、传经验、教绝活,最后,冠军奖杯再次被连队揽入怀中。在连队,论兵龄他与现任营长同年入伍,比现任教导员还早一年,但他始终以一个普通士兵严格要求自己。即使是获得各种荣誉后,他都是那样的坦然:“走下领奖台,一切从头来”。

  10多年间,他一直住在连队,战友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他始终未挪过地方。每当学兵毕业离队时,正是太行红叶盛开的季节。大家临行前总会摘下一片片象征铁血军魂的叶子夹在书中。“聚是一团火,散开是火种”,成为郭峰同大家军营生活和军旅生涯的最好记忆。

  10多年来,郭峰不但为部队培养了2000多名战斗骨干,为大队教出158名特级、一级坦克驾驶员,还为营连带出53名班长,所带班排6次荣立集体三等功,“郭峰班组”人人立功,1人荣立一等功、2人荣立二等功、4人荣立三等功,2人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

  如今,郭峰虽然成为代理副营长,但他仍像一个普通士兵奋战在训练场上。17年不懈追求,17年默默奉献,他不但练就了过硬的本领,带出了过硬的队伍,也实现了人生的理想和追求,在太行山巅高耸起一座当代“四有”军人的丰碑。

  本报记者 杨天闻 李家鸣 本报通讯员 钱扬中
    责任编辑:东北亚财经网小编

    相关阅读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