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野 国际人物

为了鼓励多生娃欧洲多国心操稀碎(图)

环球视野 时间:2015-11-10 06:19 点击: 作者:搜狐资讯
[导读]2 就算过圣诞节,丹麦人也把多生娃挂在心上。 本版图片 CFP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中国一直为人多烦恼,全面放开二孩的新国策一出,却有专家认为年轻人未必会生。中国并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正在面对人口结构变化的国家,在欧洲,多个国家已经为提高国民生育率头痛了很多
就算过圣诞节,丹麦人也把多生娃挂在心上。 本版图片 CFP
2
就算过圣诞节,丹麦人也把多生娃挂在心上。 本版图片 CFP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中国一直为“人多”烦恼,“全面放开二孩”的新国策一出,却有专家认为年轻人未必会生。中国并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正在面对人口结构变化的国家,在欧洲,多个国家已经为提高国民生育率头痛了很多年。丹麦,这个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近年来就为生孩子的事心操稀碎!2014年,一家丹麦旅行社甚至打出广告,号召民众“为了国家而生”。

  为了提高生育率,几十年来,发达国家各显神通,引入了一系列不同政策,每年投入大量金钱,创造各种有利条件,眼巴巴地就指望年轻人能多生几个孩子。残酷的是,任你国家绞尽脑汁,年轻人我自岿然不动,多数国家的出生率并未因此明显上升。

  为丹麦而“啪”

  引起外界关注的丹麦人口问题,是从2014年一个鼓励生育的系列广告开始的。丹麦国内一家名叫Spies Travel的旅行社一连推出了两集商业广告,原意是鼓励丹麦夫妇多出门旅游,但该片把旅游提升到了国计民生的高度,认为旅游甚至可以拯救丹麦的未来。视频从播出伊始就迅速蹿红,一直到现在,仍在网上大受欢迎。

  该系列广告的第一集名为“为丹麦而啪啪”(Do It For Denmark),指出丹麦的人口出生率连年走低,2014年更是达到了27年来的最低点。长此下去,丹麦的国家发展难以为继。这家旅行社借此鼓励夫妇外出度假。

  因为有研究发现,在旅行中,夫妇性生活的频率会比平时高出46%,丹麦有10%的婴儿都是父母在外出旅行时孕育的。广告因而恳求丹麦公民“为丹麦而啪啪”,以拯救国家未来。广告主Spies Travel旅行社还发话说,凡是在旅行期间成功怀上的宝宝,旅行社一律奖励免费尿片3年。

  第二集则是从母亲的视角出发。广告中,一位满头银发的母亲正在发愁没有孙子可以照顾,为此她甚至幻想去帮儿子解开媳妇的内衣——尽管现实中妈妈们并不能真的这么做。这则广告呼吁,公公婆婆们能够通过其他方式帮助子女获得更频繁、更优质的性生活,比如付钱送子女去度假,这样“九个月后”就可以拥有一个孙子!当然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必须是去一个温暖的热带地区,研究表明,在热带地区度假,夫妻性生活频率会提高51%。

  这则幽默诙谐的广告,尽管有明确的商业目的,但因为正好打在了丹麦人的痛处,推出后极其火爆。广告所反映的,其实只是丹麦千方百计提高出生率的一个缩影。

  丹麦目前人口仅560万,大部分家庭只愿意生养1个孩子或者根本不要孩子。据统计,去年每1000个丹麦人中,仅有10名婴儿出生,是北欧地区出生率最低的国家。这个数字完全不足以维持丹麦人口向上增长的目标。

  自从人口下降,丹麦的福利体系开始承受巨大的压力。“每年没有足够的孩子出生,这关系着我们所有的人。”丹麦人不断受到这样的警告。低出生率意味着年轻人与老年人的比例正在降低,而年轻人越少,支撑国家福利体系运行的劳动力也就越少。

  丹麦的人口结构已经影响到了数百公里之外的黎巴嫩。为了保证福利体系能够正常运行,丹麦政府希望减少难民数量,借此减少福利负担。黎巴嫩的报纸于是登出了一则同样备受关注的公益广告,警告那些有意前往丹麦的人:丹麦正在收紧难民收容的政策。“对新难民的社会福利将会减少50%。”广告上说。

  为了维持经济并保持社会福利体系正常运行,提高丹麦出生率迫在眉睫。旅行只是丹麦人为提高生育率的众多尝试中的一种。事实上,这个国家已经为此心力交瘁,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

  丹麦法律规定,夫妻双方的带薪产假能够达到52周;国家专门为不想结婚的人推出了生育网站,你可以不谈恋爱不结婚,但只要想生孩子就可以使用该网站;某些丹麦托儿所甚至推出免费带孩子服务:每周四的晚上,免费帮家长们带两个小时的孩子,希望家长们能够有独处时间,继续造人大业。

  给好多钱,还是没人生

  目前,整个欧洲都面临低出生率以及人口老龄化问题,丹麦只是其中的代表。在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25个国家中,22个为欧洲发达国家——欧洲已经有18个国家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

  以德国为例,根据欧盟统计局统计,德国年轻人占总人口比例是欧盟国家当中最低的,14岁及以下的人口只有13%。按照这样的趋势,到2060年,德国的人口会减少16%。

  与丹麦不同,德国应对人口减少的做法,是向更多的移民开放,尤其对从叙利亚及其他中东地区来的移民。对德国人来说,这些难民或移民能够帮助德国延缓人口危机。“德国有长期的人口问题,从这个角度,你可以把德国对移民的开放政策看成是为了本国的利益……移民们通常是年轻、聪明、精力充沛的人,他们一旦进入这个国家,就会对经济作出贡献。”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Hans Kundnani说。根据预测,2015年全年将有80万移民进入德国。

  德国宽松的移民政策背后其实有着难言的伤痛。近年来,德国连续投入大量资金鼓励生育、提高出生率的,但实施多年以来,国家的出生率并未有明显的提高。

  《时代周刊》曾撰文指出,德国的“家庭津贴”计划始于2007年,根据这一计划,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全年每月可得到相当于税后月收入2/3的生育福利津贴,最高可达1800欧元。如果父母中的一方继续停职2个月,则可享受14个月的补贴,最高为2.52万欧元。此外,德国女性生育第一个孩子和第二个孩子,每个孩子可获得每月184欧元的育儿补助,直至年满18周岁。生育第三个孩子可获补助190欧元。自第四个孩子起,育儿补助提高到每人每月215欧元。由于补贴项目众多,据统计,德国政府每年要在鼓励生育上花费数百亿欧元。

  类似的奖励或补贴计划,很多国家都在实行。俄罗斯的西部城市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将每年的9月12日设为“怀孕日”,这天,所有已婚夫妇都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专心“造人”。从2013年起,俄罗斯在人口出生率较低的66个联邦主体地区实施了新的补贴政策,即生育第三胎或更多子女的家庭,在新生儿满三周岁前,每月可获得5000-11000卢布不等的补贴。此外,为了让女性在生育多胎后没有后顾之忧,俄罗斯在2013年12月通过法案,确保生育三个孩子的女性可以获得4年半的产假。 不过,金钱奖励明显不能够解决俄罗斯的人口问题:近年来,俄罗斯人口平均每年减少约70万人。

  亚洲的人口较为密集。即便如此,近年来,许多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出生率也面临急剧下降的窘境。根据统计,在韩国、日本、新加坡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平均每个妇女大约只生一个孩子,而这一数字只是维持目前人口所需要的出生率的近一半。各地政府因此发起了提倡生育的运动。在日本,政府发起了“速配约会”活动,为单身男女青年提供快速相亲的平台。在生育补贴上,日本政府也是不遗余力。日本儿童上幼儿园的费用,50%以上是由国家负担。在社会政策方面,日本政府和地方机构每月为适龄的孩子发放补贴,每个家庭的第一、二胎,每月补贴5000日元,第三胎之后每月补贴1万日元,而补贴的年限为小学三年级毕业前。

  在新加坡,生育第一胎和第二胎分别能够得到新币1万元,第三胎和第四胎则每次得到新币1.8万元,第五胎就更多。此外,政府会对多孩的家庭实行税务回扣政策。根据这一政策,在新加坡,生了两个孩子的普通家庭基本上不需要再交税了。事实上,上世纪80年代之前,新加坡并不鼓励生育。在70年代,政府甚至提出“两个孩子就够了”的口号。正因为该国的节育计划非常成功,到80年代中期,其生育率水平已经由70年代初的3.0降到了1.6。意识到人口结构可能出现的问题后,新加坡政府的态度来了个急转弯,开始鼓励民众生育。

  与丹麦一样,新加坡在鼓励生育这方面可谓绞尽脑汁。新加坡政府甚至推出“爱之船”(love boat)游轮计划——要想免费乘坐这座开往印尼度假的游轮,参与的夫妇必须参加指定的生育教育课程和会议,而在度假期间,夫妻的全程活动必须由专业的性顾问陪同参加。

  尽管各种福利听上去很诱人,但很少有国家因为这些政策而达到了提高生育率的目的。以亚洲为例,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Joel Kotkin 撰文指出,除了像新加坡这样接纳移民的方法外,其他东亚国家和地区几乎都没有合理的摆脱人口迅速老龄化以及劳动人口持续减少的行动路线。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人们往往会担心人口过多,“但现在很清楚,世界上的许多地区,尤其是东亚和欧洲,面临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口挑战,这个挑战来源于生育率的持续下降、劳动人口的持续减少,以及人口的迅速老龄化。”Joel Kotkin说道。
    责任编辑:东北亚财经网小编

    相关阅读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