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焦点 观点评论 正能量 反腐前沿 社会

吹箫陶俑:东汉地主庄园经济的产物(广安日报)

观点评论 时间:2018-09-16 04:21 点击: 作者:(广安日报)
[导读]手工捏制的吹箫陶俑。 □陈鹏屹文/图 俑,又称偶人,是中国古代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独特产物,反映了社会经济生活和思想文化状况。《孟子梁惠王上》中就有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像人而用之也。由于俑极像人,因此孔子反对用俑殉葬。中国商周时期盛行野蛮的

    手工捏制的吹箫陶俑。

 

    □陈鹏屹  文/图

    俑,又称“偶人”,是中国古代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独特产物,反映了社会经济生活和思想文化状况。《孟子·梁惠王上》中就有“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像人而用之也。”由于俑极像人,因此孔子反对用俑殉葬。中国商周时期盛行野蛮的人殉制度,春秋战国以后,活人殉葬制度逐渐瓦解,社会的中上层阶级死后虽不能用活人殉葬但又希望得到侍奉,便以草扎人俑、木俑、陶俑等代替活人陪葬墓中。根据考古发掘资料显示,至汉代,以俑随葬已成为了普遍的丧葬习俗。四川陶俑约出现于西汉时期,到东汉,陶俑的数量和种类急剧增加,有庖厨俑、乐舞俑、武士俑、劳作俑、宴饮俑等。

    武胜山水岩崖墓群位于沿口镇印山公园内,墓葬分布于嘉陵江左岸山水岩西北崖壁上,共有崖墓14座,墓中出土各种陶俑共96件,其中有一件陶俑,质地为泥质红褐陶,人工捏制而成,通高18.2厘米。这件陶俑头戴鸡冠状帽,帽冠脊和两侧各有两颗乳丁,面部仅有鼻梁可见,两手持箫做吹奏状。陶俑身体上小下大,呈喇叭筒形状,造型古朴稚拙,形态生动自然,具有强烈的地域和民族特色。

    武胜山水岩崖墓出土的陶俑,映射了东汉时期四川广安片区社会生活的多姿形态。汉代,是我国漫长历史中一个统一的、多民族融合的、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朝代,人们普遍崇尚“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厚葬之风盛行,希望在死后也能享受到生前所拥有的一切。东汉时期,豪强地主势力崛起,庄园经济兴盛。当时的四川地区,沃野千里,良田阡陌,社会经济富庶,《后汉书》载:“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名材竹干,器械之饶,不可胜用。”陶俑的增多便是地主庄园经济兴盛的反映,因此,我们从墓葬中随葬的陶俑能够想象东汉地主庄园经济的生活,如执耜俑、吹箫俑、抱剑俑、陶狗、陶猪等,可以充分体现当时的地主阶层农耕、宴饮、乐舞等生活场景。丰富多样的陶俑,就是一部汉代社会生活实录。汉代设立乐府,收集民间音乐,极大地促进了民间“俗乐”等各种艺术形式蓬勃发展,其中丝竹乐器更是成为了一种重要的演奏乐器。此件陶俑手持乐器为箫,正在进行吹奏表演。汉代社会不仅仅是贵族能享受音乐,市井百姓同样能享受音乐。从武胜山水岩崖墓中出土的音乐舞蹈类陶俑中,我们可以看到该崖墓主人定是当地实力雄厚的地主,他们拥有大量钱财,大片的田地、庄园、宅院和数量众多的奴婢。白天,奴仆为地主们辛劳耕种,部曲手持武器看家护院,晚上在宴饮娱乐中享受俳优带来的丝竹之声。这既是东汉社会经济发展的证物,也是东汉时期中央集权国家薄弱、政局不稳的见证,在这片看似和谐的歌舞声中,蕴藏着巨大的社会危机。

    武胜山水岩崖墓丰富多彩的陶俑,也是汉代国家统一和多民族融合的见证。四川属盆地地形,交通闭塞,早期难以与外界沟通,这便造就了区域特征明显的文化类型,从而易形成较为独立的政治文化区域。秦灭巴蜀之前,四川的土著势力尚强,巴、蜀两国称霸一隅,广安属巴国,作为賨人的重要聚居区,賨人的经济、文化占据着主导地位,《水经注》载:“县有渝水,夹水上下,皆賨民所居。”渝水也就是嘉陵江,賨人就在嘉陵江两岸繁衍生息。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设蜀郡、巴郡,并开展了大规模向巴蜀的移民运动,秦国对于巴蜀之政治、军事势力逐步增强。《华阳国志》记载:“送葬必高坟瓦椁,祭奠而羊豕牺牲……原其由来,染秦化故也。”说明随着秦国的统一,中原地区向巴蜀的文化输入也逐步增强,但巴蜀之地长期保持本地文化传统,墓葬习俗中依旧未有秦地随葬陶俑的现象。公元前202年,西汉建立,设宕渠县,中央集权进一步加强。西汉中期至东汉,四川地区墓葬中逐渐随葬关中地区流行的陶俑,可见巴蜀之地在政治、文化上皆已融入汉王朝之中。

    武胜山水岩崖墓中出土的各类陶俑,既有汉文化风貌,又带有强烈的区域特色。一类与中原地区陶俑形制相差无几,以模具制作,注重细节刻画;另一类通过手工捏制而成,造型古朴,风格与中原地区陶俑迥异。东汉时期,賨人这一族群在广安兴旺发达,虽然此时巴蜀之地已从政治、文化上同属于汉的一部分,但由于东汉中后期,吏治腐败,豪族势力强大,又取消了对土著民族的优惠政策,政局不稳,地方割据意识渐浓,《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板楯蛮夷者……长吏乡亭,更赋至重。”因此,促使广安土著民族賨人的自我意识再次觉醒,賨人文化繁盛,催生了大量具有地方特色陶俑的出现和发展。此件吹箫陶俑,头戴鸡冠帽,鼻梁突出,极具少数民族特色,应该与广安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武胜山水岩崖墓中的陶俑让我们看到了东汉社会百态和巴蜀文化圈的文化多元形态,说明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汉民族与其他少数民族不断交流融合形成中华民族这个多元民族共同体

    责任编辑:东北亚财经网小编

    相关阅读

    精彩评论